蓝溪潺潺-聊天框写手绝不认输

黄喻黄,江周江,肖戴双鬼带林方/
伞修伞,安乔安,叶橙双花战韩张/
其他 静临/冢不二/三日鹤/瑞嘉/也青/切爆/轰百/RR/ZR/怼鹤/云玉/墨邃
可逆不拆,不产粮但会点小蓝手

【黄喻】是寻常(上)

-少天生日快乐!!

-全文来不及码完,晚上八点十分发(下)

-以下正文


01

喻文州清早起来,一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香味。他愣了愣,看向厨房时正对上黄少天的目光。

忽然看到人,黄少天也是一怔,抬头看了眼时间,有些惊讶:“那么早?”说完,又庆幸道,“还好我动作麻利,不然赶不上了。”

喻文州才睡醒,脑子里还没转过来,问他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“下面给你吃啊。”黄少天脱口而出,说完又猛地反应过来哪里不对,连忙解释,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喻文州还没真正清醒,倒没想太多,只说了声“谢谢”,拐进卫生间洗漱。

吃早餐的时候黄少天问他周末有没有时间,喻文州想了一会,点头说有。

“你想看电影吗?最近上了部电影,看评价还挺不错的。”黄少天说,“不过你周末要是不想出门的话也没事,待在家也挺……”

“可以啊,我很久没去过电影院了,”喻文州顿了顿,又补了一句,“我们也很久没有约会过了。”

听他那么直白的说出“约会”两个字,黄少天倒有点不好意思了。不过现在不是忸怩的时候,好不容易碰到个两人都有时间的机会,黄少天赶紧把电影票给定了,还预订好了到时候吃饭的餐厅。

吃完早餐,黄少天送喻文州上班。到了医院,喻文州又跟他强调了一遍自己下班时间不定,让他不要来接,才下车离开。

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背影,直到那道身影走进医院大门完全看不见为止,才恋恋不舍地开车离去。

 

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在半年前通过相亲认识的。

黄少天念高中的时候比较皮,三天两头在外边惹是生非,时不时被送进局里接受教育,高考完了被他爸扭送进警校。认真学习了几年后,皮小子洗心革面,成了当年教育自己的警察的后辈。

刚毕业的黄少天中二之魂熊熊燃烧,怀着一腔热血将自己当年当小混混的动手能力应用到工作中,上任第一周就在追捕抢劫犯的过程中挂了彩,手臂缠着绷带回家,看得黄妈妈心疼不已,险些落泪。黄少天正要安慰,就听黄妈妈话锋一转,催他找女朋友,说这样也能有个人照顾他。

黄少天一听,心里慌得不行,连连推辞,借口案子还没结要回局里办事脱身,却没想到黄妈妈行动力太高,周末就给他发了张女孩子的照片,说替他约好了,直接去见面就行。

这还得了?黄少天心如死灰,却不得不去赴约,见完面女孩子还嫌他毛躁。黄少天听他妈妈转述这句评价的时候心里高兴得不行,说您看我还年轻,不急着相亲,黄妈妈一口驳回,说再过几年人家就嫌你老了。

此后一段时间,黄少天时不时就要接受自己母亲的照片轰炸,烦躁得不行,最后破罐子破摔,索性和家里出柜,导致手臂的伤还没好全就差点被打断腿。不过黄少天没太在意,心想既然父母无法接受就顺势搬出来独居。时间是万能的,他们迟早会理解自己。

而时间果然没有辜负黄少天的期待。十年过去,有关同性恋的知识渐渐普及,黄家父母也因为他特意去了解过一些,黄少天与家里的关系逐渐缓和,这两年基本恢复如初。

然后在半年前,黄妈妈给黄少天看了张男性的照片。

“这是你阿姨的同学的姐夫的侄子,叫喻文州,在医院工作,学历高,人品好,长得还一表人才。人家这周日休息,你去见见?”

为了防止黄少天假装没看到,黄妈妈特地挑了他回家吃饭的时候和他说这件事。两人坐在沙发上,黄少天无处可逃。

不过光看照片,黄少天觉得这人长得挺合自己眼缘,看着舒服,尤其是那双眼睛,鹿一般干净剔透,便没有拒绝。他将那张照片反复看了许多次,问:“他名字挺好听的,看着也年轻,刚毕业吗?你不怕我欺负人家?”

“什么刚毕业,人比你还大半岁呢,”黄妈妈道,“人家这是工作比较紧张,不怎么出去玩,没有近照,这是他大学时候的照片。”

黄少天闻言,惊讶道:“这十年前的照片您还拿来给我看?万一十年过去他秃了呢?我听说学医掉发很严重啊!”

“去,才三十岁出头秃什么秃?”黄妈妈作势要打,黄少天笑嘻嘻地躲开,“人家是医生,虽然工作忙点,但会照顾人。你到时候就算不想跟人处对象,交个朋友也是好的,有点小病小痛人家能直接帮你看看,不用再跑一趟医院。”

是是是,知道了。黄少天连声答应,没再等黄妈妈开口,溜回房间了。

 

02

 

黄少天还是挺重视这场相亲的,前一晚还敷了面膜,第二天特意收拾了一番才出门。警局里都是一帮老大爷,时不时还要跑现场,风吹日晒的,他想精致也精致不起来,索性放弃挣扎。幸好他先天条件优越,收拾几下就是人群中最靓的仔。

不过重视归重视,黄少天也挺忐忑的。多年的从警生活让他认清了自己的毒奶之力,那天的玩笑话出口之后,他还真有点怕喻文州秃头,故而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瞬间便将视线落在了发际线上,发现人发量还算浓密,心底暗暗松了口气。

“黄先生?”觉得他的神情有些奇怪,喻文州疑惑地叫了一声。黄少天听到,顺口说了一句:“没事,我就是觉得喻先生的发际线挺好看的。”

喻文州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夸赞,更疑惑了,不过还是道了声谢。黄少天看他微微皱眉,眼中满是迷雾的模样,不由心头一动。

就是他了。

 

黄少天本就擅长引话题,认定了喻文州更是使出浑身解数。二人相谈甚欢,聊到后来突然发现和对方是高中校友,还是同一届,也就上下楼的距离。不过他俩高中时一个死读书,一个专打架;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个无心学习圣贤书,连声说巧之后,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否在高中时听说过对方的名字,但看对方今日的成就,又觉得当年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,于是各自尴尬了一会,将这个话题跳过。

吃过饭,黄少天提议送他回家,喻文州没有拒绝。他跟着导航的指引,把喻文州送到小区楼下。停车时黄少天忽然想起什么,问了一句:“之前忘记问了,你是内科医生还是外科医生啊?”小伤小病直接找你方便吗?不过他想想又觉得这么问不大礼貌,就没问出来。

喻文州正低头解安全带,听他这么问,“哒”的一下按下开关,道:“肛肠科。”

黄少天险些呛到,幸而及时克制,没让自己做出失礼的举动。喻文州抬起头时黄少天已经管理好表情,没察觉出异样,开口道了别。

眼看喻文州开了车门,准备下车,黄少天又把人叫住。

“那个,我们之后还联系吗?”

喻文州笑了笑。

“如果你想。”

 

03

 

黄少天当然想,他恨不能天天和喻文州见面,可他忙喻文州也忙,两个人的空闲时间即便对上了,也未必有那个精力出门约会,只得每天手机联系,活生生把相亲扭成网恋。

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俩第一次见面太过顺利,花光了所有运气,此后二人再有约会,总会发生各种意外,不是喻文州被医院叫走就是黄少天被警局召回。后来好不容易又约出来一次,黄少天干脆地打直球,问喻文州什么想法。喻文州起初没明白他的意思,表情有些茫然,黄少天又补了一句:“你对我,有什么想法?”

喻文州惊异似的看着他,而后又有些无奈。

“我以为你明白,如果不是喜欢你,我现在不会和你坐在一起。”

直球又被打回来,黄少天被击个正着,大脑一片空白,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嘴角已经咧到耳根,不由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失态。

“既然如此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就跳过那些虚的吧。”黄少天换了个姿势,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严肃正经一些。

“我想和你同居。”

 

给自家母亲发去攻略成功的消息,黄少天开开心心地回去收拾了一些必需品,当天就住进了喻文州家里——这是他强烈要求的,因为那样方便喻文州上班。当然,还因为喻文州那比较整洁。

黄少天想好了,每天早点起床给喻文州做早餐,晚上去接喻文州的路上顺便买菜,这样他们每天都能一起吃饭,饭后散步或者看电视,夜里说不定还能做做运动。

可惜理想很美满,现实很骨感,黄少天入住当晚就被警局一个电话叫回去了。那会是凌晨两点,喻文州还在熟睡,他只能写了张便签贴在冰箱上,匆匆忙忙出门,连着出了两天任务,回来之后睡了个天昏地暗,喻文州还以为他没回来,在医院食堂吃完才回家,结果和刚睡醒的黄少天打了个照面,帮他打电话叫了份外卖。

这天是黄少天第一次给喻文州做成早餐,还定好了周末的约会。有了一个好的开头,之后的几天也十分平和。黄少天觉得这是时来运转,否极泰来,他和喻文州终于要迎来甜甜蜜蜜的同居生活,不由期待起第二天的约会。

然后黄少天就在电影中途接到同事的电话,说刚刚接到一起报案,让他立即去现场。

黄少天还能说什么呢?他回影院和喻文州交代了一声,说了声抱歉,立马奔赴现场。

这起案件最初的定性是入室抢劫杀人,结果黄少天他们在追查的过程中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受害者与多年前的另一起案件有牵连,而那起案件也存在诸多疑点。

有了新发现,他们又翻出当年的卷宗,全队加班加点,既要查看当年的线索,又要寻找新的证据。也是他们运气好,竟真的钓到一条大鱼,引出了幕后黑手。

全队忙了近半个月,抓捕行动大获全胜。黄少天让队里其他人先回局里继续后续工作,自己带了一个下属送一个受伤的罪犯去医院救治。

“手术中”三个字亮起,黄少天这才稍微松了口气。他连轴转了那么多天,这会是真的有点累了。他和下属交代了一句,说自己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,让他盯着点。下属一口应下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黄少天身后走过,便打了个招呼。

“喻医生!”

喻文州闻言停步回身,正对上同时回身的黄少天。那人眼里布满血丝,眼下挂着一层青黑,胡子拉碴的,一看就知道他许久没能好好休息。他走上前,和相熟的下属打了个招呼,看着黄少天,心疼地说:“瘦了。”

黄少天忍不住转过头去:“你别看我,我好几天没洗脸了,丑死了,没脸见你。”

喻文州不由失笑,正要安慰,旁边的下属先开了口:“何止啊,您还好几天没洗澡了。”

“哎嘿,长能耐了你?”黄少天气不打一出来,扬手作势要打,下属连忙抱头躲到一边。喻文州看他还有心思和别人打闹,便知道他精神状态还算乐观,提着的心微微放下。

“我还要去查房,一会再来找你,”他不得不和黄少天暂时告别,叮嘱道,“我今天替人值班,你完事了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“好好好,你先去工作,一会换班的来了我就回去。”黄少天满口答应,无视下属惊异的目光,送走了喻文州。

等喻文州走远,属下凑上来,一脸八卦地问他:“队长,你和喻医生认识啊。”

“认识啊,”黄少天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,用怀疑的目光看下属,“怎么?你和他很熟?”

“不不不,不熟,一点都不熟,”下属被看得心里发毛,连声否认,“就是认识,认识而已。”

“怎么认识的?”喻文州完全没和他提过,看起来是在他之前认识的。

听黄少天这么问,下属反倒觉得奇怪了:“你不知道吗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黄少天皱眉。

“就之前咱们队里有人受伤来这住院,好几次都碰上喻医生值班——对了,前两年你受伤住院的时候,喻医生来查过好几次房的,我就那会认识他的,”下属解释,小声嘀咕,“他还跟我打听过你,我以为你俩不认识,没想到你们那么熟。”


-TBC-


评论(2)

热度(12)

© 蓝溪潺潺-聊天框写手绝不认输 | Powered by LOFTER